您所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福州党建 >> 党建动态 >> 正文

走近市盲校党员教师:她们是老师,也是妈妈、姐姐

2021-03-10 17:06:08   来源:福州新闻网

走近市盲校党员教师:她们是老师,也是妈妈、姐姐

市盲女教师耐心教孩子做手工。记者 李白蕾 摄

  福州日报记者 李白蕾

  8日上午,市盲校一楼手工教室里,几位女党员教师来到这里,和手工老师一起,教残障少年儿童做珠串饰品。“虽然这几个孩子有的是盲人,有的患有自闭症,但他们和其他孩子一样,有着一颗纯真的心灵。我们珍惜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愿意陪他们打造出彩人生。”老师们说。

  市盲校党支部书记、校长兰廷义告诉记者,盲校在编教师有44人,其中女教师31位。“特教学校教师的爱心、耐心特别重要,在我们学校女性撑起了多半边天。”这些女教师中,有4位是党员,她们全部非特教出身。如何与残障孩子打成一片,做他们可信赖的老师、妈妈、姐姐,4位女党员教师的讲述一次次让记者肃然起敬。

  走出校园

  丰富孩子们周末生活

  今年38岁的郑斯到盲校12年了,她曾因担任学校辅导员,为学生们举办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获评市优秀辅导员。“搞社团活动对普通校来说再正常不过,但对盲校来说就太难了。在我之前还没有这方面的尝试。”

  低视是学生中较好的情况,先吸纳他们来社团。郑斯请来周边高校的大学生志愿者,教孩子们街舞、花样跳绳,让住校生的周末生活变得精彩。

  普通孩子学一个月会跳一支街舞,盲校的孩子学三个月还不一定会跳。尽管大学生志愿者的动作已是慢之又慢,讲解的步骤是细之又细,但对仅有微弱光感、只能看到老师轮廓的学生来说,要学会那么多复杂的动作谈何容易?

  “没关系,你是最棒的!”郑斯总是这样鼓励孩子们。渐渐地社团活动步入正轨,每周六都坚持举行,项目也越来越多,朗读、手工等社团也陆续开办,全盲的学生也加入进来。

  “最多的时候,一次有10多位小朋友参加。有一位白化病的学生我印象深刻,他在我们这里学了街舞后自信心增强了许多,后来转学盲人足球,踢出了不错的成绩。”郑斯说,起先社团活动都是把志愿者请到校内,后来了解到孩子们很渴望到校外活动,她又组织志愿者带孩子们去大学参观、去公园游玩等。

  “把孩子们带出去,面临的困难和风险要大得多,但给他们带来的快乐也大得多。尽管每组织一场活动都要耗费大量精力,但看到学生们各种激动、各种欢喜,看到他们写下抒发美好心情的游记,就觉得再辛苦都值得。”

  成立乐团

  挖掘盲童潜在艺术天分

  “90后”姑娘周航有着一副好嗓子,她是盲校的音乐老师,来校8年,曾获评市优秀辅导员。她还因组建乐团,弘扬十番等传统音乐获评台江区非遗先进工作者。小周说,盲校乐团组建7年来,培养出不少艺术苗子,孩子们的表演曾获全国特教校园文艺汇演一等奖。

  “每届学生招进来,我都会细心观察他们的听力敏感度,对特别有乐感的着重培养。”周航说。学生小义天生全盲,但听音超强。周航找了孩子的妈妈,得知孩子从小无师自通学会电子琴,她立马兴奋起来。“我马上把他招进乐团,教他拉二胡,后来又联系省歌舞剧院的二胡专业老师对他进行深层次培训。现在他学二胡三四年了,已考到国家专业七级水平。因为经常上舞台,他的笑容也多了,和原先那个内向的他判若两人。”

  学生小月也是全盲,同样喜欢二胡,周航就教他拉。后来孩子又爱上了小提琴,周航就联系市少年宫老师教他拉小提琴。“说实话,教盲生器乐演奏是教正常学生难度的十倍都不止。普通孩子一节课就能学会,盲生要学半个学期。他们看不到老师的手形,也看不到自己的手形,错了都不知道。老师要不厌其烦纠正上百次才会让学生的手形成肌肉记忆。而看不见乐谱只能靠背,对孩子们更是难上加难。”

  “从做特教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面临的困难要比普通教师多很多。我不怕付出,只要学生肯学。”周航说,至今已有二三十位盲生的潜在艺术天分被挖掘出来,学校还联系团市委等单位,将学生列入“福州爱”项目帮扶对象。“已有越来越多社会力量来帮助孩子们。作为老师,我更要走近孩子,做他们艺术特长的第一发现者。”

  “一人一策”

  打开自闭症学生心扉

  “90后”姑娘叶艺欣和吕欢都是美术教师,2017年同时进入市盲校。她们教的都是自闭症职高学生,虽然三个年级一共仅有18人,但面对无课程标准、无教材的自闭症教学,她们只能慢慢摸索。

  “入职第一天我就听前辈说,她的项链被一个学生扯掉了。学生可能只是觉得项链好看,并不觉得这个行为不妥。”叶艺欣说。吕欢也说,前辈告诉她,上班最好穿平底鞋,因为可能要随时追赶、安抚情绪失控的孩子。“哪个女生不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啊,但选择了这份工作,只能和高跟鞋说再见了。”

  问到工作中处理过最难的事是什么?两位老师讲起了学生小城和小迪的故事。小城遇到让他不开心的事,就咬自己,以前常把自己的手咬肿了。他还会咬同学、咬老师、咬桌子,自闭症孩子多数不懂得躲避危险,在被咬痛后才会哭叫。叶艺欣不止一次遇到小城发脾气咬人的情景。“刚开始我也被他咬过,有点怕。后来知道了,发现这种情况要先把他拉到隔离区去冷静、安抚,然后分析是什么原因让他不舒服,去纠正这个情况,让他恢复安静。”

  小迪的行为让老师们更头痛了——他想大便时,看到可以坐的垃圾桶坐下就拉,有时来不及了就直接拉到裤子里。吕欢说,这个孩子行为比较刻板,他在家里大便都是坐马桶,因此在学校也一定要用马桶,可学校的厕所多是蹲式的。“帮他洗了多次裤子,学生家长觉得十分过意不去。作为老师,我们很理解这个孩子,他也不是有意的。后来我们几个老师就总结出来,发现他提裤子时就是想上厕所了,得赶紧把他带到厕所,把坐便器打开让他坐上来,这就好了。”

  两位姑娘说,自闭症学生18人有18种情况,只能“一人一策”。“现在有的学生会弹琴,有的会剪纸,有的会做家务,他们的每一点小小进步都令我们无比欣慰。”虽然入职时间不长,但两位“90后”都获评校优秀班主任。

【责任编辑:徐匆】
领导活动
政策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