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福州党建 >> 经验交流 >> 他山之石 >> 正文

上海给流动党员建“铁打的营盘”

2013-11-11 11:38:05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太平村新村民正在参加新村民党支部组织的拔河比赛。

  编者按

  改进对流动党员的教育、管理、服务是党的十八大提出的明确要求,是加强党员队伍建设的重要内容。在9月9日召开的全国发展党员和党员管理工作座谈会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同志对创新流动党员管理提出明确要求。近年来,各地不断推进流动党员管理工作创新发展,努力健全城乡一体党员动态管理机制,引导流动党员牢记党的宗旨、践行群众路线,日益汇聚起凝聚流动人口、推动经济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的强大正能量。

  面对经济体制变革和社会结构变动的新形势,各级党组织如何履行流动党员管理职责?如何把流动党员更有效地组织起来?如何推动流动党员更好地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带着这些问题,近日本报采访组奔赴上海、重庆、北京、河南等多个省区市进行深入采访,倾听流动党员和基层党务工作者的所思所盼,挖掘各级党组织创新流动党员管理的所为所获,力图全景式呈现流动党员管理工作的生动实践,为各地提供有益借鉴。

  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推出“创新流动党员管理”5期整版报道,重点介绍各地创新组织设置、创新管理手段、创新工作机制、推动流动党员发挥作用的新鲜经验,充分展示部分流动党员党组织和流动党员的先进事迹,敬请关注。

  经济社会高速发展,人口流动加速。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流动党员管理问题逐步凸显。如何破解“口袋党员”、“隐性党员”、“开关型支部”问题,已成为摆在当地组织部门面前的新课题。

  以上海为例,位于市中心的静安区,本地居民25万人,通勤人口20万人,写字楼“白领”20万人;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嘉定区江桥镇,户籍人口5万人,外来人口15万人。这些流动人口中,有多少流动党员、如何组织他们开展活动?

  近年来,上海在流动人口集中的写字楼、工业园区、社区农村,都建起了党组织,让他们异乡生活有温暖、遇到困难有人帮。不管党员流入流出,党组织始终是“铁打的营盘”,把流动党员牢牢凝聚在党旗下,底数摸清难、活动开展难、作用发挥难等流动党员管理难题迎刃而解。

   建服务场所、组服务队伍——

    三级服务体系让党员随处能找到“家”

  上海小伙郑川,大学毕业后如愿成为写字楼里的“白领”,却为自己的党员组织关系发起了愁——户籍所在地适逢拆迁,公司又没有党组织,只好把不知落到哪儿的组织关系揣进兜里,当起了“口袋党员”。

  像郑川一样,大多“口袋党员”想主动找党组织表明身份,却发现公司要么没有党组织,要么有组织无标识无从找起,到暂住地党组织又因户籍等问题落不了组织关系。

  针对这种现象,2004年以来,上海在市、区(县)、街道(乡镇)三级全部建起了党员服务中心,个个开通党员服务热线,配置了活动室、会议室、图书室等设施。遍布申城的200多个党员服务中心,对所有来沪流动党员敞开了大门。

  “如果说党组织去找流动党员是大海捞针,党员服务中心则像一座灯塔,为人海中的流动党员指明了方向。”上海市党员服务中心主任杨正平认为,这是破解流动党员底数摸清难的一个有效办法。掌握全市党组织分布情况的党员服务中心,会根据每个流动党员具体情况,告知其可将组织关系转入哪个党支部,为苦苦寻找彼此的流动党员和党组织搭起一座桥。

  一味被动地等流动党员“找上门来”当然不行,“大海捞针”也不能放弃。上海各街道(乡镇)公开招聘专职党务工作者2000多人,他们的一项重要职责就是在片区内深度走访,了解流动党员分布情况。

  并不是每个流动党员都会痛快地亮出身份。“我们在家乡的村党支部让家里人代交党费,回去过年也汇报思想,在这里就算亮了身份也不能像本地党员那样受到同等对待。”采访中,多位流动党员如此坦言。

  “让流动党员感受到‘家’的温暖,他们才愿意回这个‘娘家’。”上海市静安区委组织部组织科长张浩认为,只有真正关心他们,才能让流动党员卸下“思想包袱”。为此,静安区在南京路沿线的众多写字楼里设置了“党员服务点”,每周三天有街道专职党务工作者在此值班,了解党员诉求,提供咨询服务。

  在会德丰国际广场一楼的“党员服务点”,有一个爱心书屋捐书处,不少“白领”上下班时会把闲置的书籍带过去。静安寺街道专职党务工作者陈志敏说,“随手捐”活动开展以来,关注党组织的人越来越多,不少流动党员主动到服务点上亮出了身份。

  在写字楼、工业园区建区域性党支部——

    不让党支部成为“空架子”

  在高楼林立的上海,“一幢写字楼税收赛过一个县”早已不是传说。随着“楼宇经济”迅猛发展,各级党组织逐渐关注到这个党建工作的“新盲点”。

  位于浦东新区潍坊街道的嘉兴大厦,是一座容纳50多家企事业单位的写字楼。街道党工委曾试图帮助一些党员超过3人的单位建立党支部,深入调研后却发现这个办法并不可行。写字楼里的单位以新经济组织为主,规模小、流动快、变化大,一旦党员跳槽或企业歇业,党支部也就成了空架子,出现“开关型支部”现象。

  加强流动党员管理,如何克服公司单位的流动性?潍坊街道党工委借鉴“区域性党组织”的概念,提出“把支部建在写字楼上”——大厦内所有党员均可加入党支部,组织关系没有转入的流动党员,也可在这个支部过组织生活。这样一来,即使个别单位发生变动,整个大厦的支部运作也不会受影响。

  1999年6月14日,上海市成立第一个楼宇党支部——嘉兴大厦联合党支部。支部成立后,在大厦一楼路标处醒目地挂上了支部的牌子,开辟了专门的党员活动室,还向楼内所有人员发布了“党员征集令”,鼓励流动党员到支部报到。

  一花引得百花开。在写字楼林立的上海,楼宇党支部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上海市通过创新组织设置加强流动党员管理的大幕也由此拉开。

  ——工业园区是流动人口最集中的区域之一。在全市200多个大大小小的工业园区,园区党委、企业党支部等各级党组织逐步建立,流动人才、外来务工人员中的流动党员有了依靠。

  ——世博园建设、地铁施工、城市建设……在红红火火的项目建设一线,建起了项目临时党支部。紧张忙碌的工程进度中,流动党员没有被忘记。

  ——作为流动人才“集散地”,上海市人才服务中心成立了新经济组织综合党委,专门服务人事关系托管于各级人才服务中心的流动党员。在此之前,这部分流动党员几乎处于管理真空。

  “丰富多彩、形式各异的灵活组织设置方式,基本实现了区域、领域全覆盖,让工作在上海的每个流动党员身边都有党组织。”上海市委组织部组织一处朱志良告诉记者,这些方式的共性特征是党员的流动性不影响组织稳定性,能够用“铁打的营盘”管理流动的党员。

   在农村外来人员中建支部——

    让“新村民”融入老上海

  安徽六安人田师伦,来上海打工已有12个年头了。被贴上外地人的标签、无法融入上海,是他在沪多年的一块“心病”。有时候看到当地的党员参加各种支部活动,身为流动党员的田师伦“心里痒痒”,却只有眼羡的份儿。

  外来务工人员是流动党员较为集中的领域,他们中不少人在做小生意,没有工作单位。这类流动党员怎么管?怎么帮助他们融入上海?面对这个长期困扰各级党组织的“老大难”问题,2005年,嘉定区江桥镇太平村成立了全市第一个新村民党支部,专门面向各地外来人口中的流动党员。

  成立之初,支部建议吴仰康把党组织关系从福建老家转过来,却被他委婉拒绝了。“这个党支部是不是真的能把我们这些流动党员组织起来,凭的可不是这块牌子,我得看看它的表现再说。”

  将近两年的“观望期”,新村民党支部没有让吴仰康失望。流动党员张惯华因年龄较大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支部书记亲自带着她到村里的几个企业挨个跑,终于找到了一份统计员的工作。支部费心培养的“好苗子”周玉梅,最终选择了在家乡的村里入党,支部的同志很高兴,依然对生活在太平村的她关爱有加。

  这还不够。太平村新村民党支部书记方静安特别强调:“对流动党员的关爱,不仅是工作生活中的照顾,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感受到被认可、被尊重,真正融入上海。”

  对此,太平村党总支对新村民党支部给予了大力支持。方静安列席每周的村“两委”办公会;村党总支副书记专门负责指导新村民党支部开展工作;流动党员可以和当地党员一样,参加每年的“优秀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评选,参选片区小组长参与太平村管理。

  对新村民党支部的种种支持,对流动党员的种种尊重认可,让太平村党总支书记苏兴华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他们把外来人口组织起来,主动做好管理服务,成为化解外来人口管理难题的一柄利刃。

  “这件事对太平村来说太重要了、太需要了!”苏兴华告诉记者,太平村户籍人口1300人,外来人口却有4480人,加强对外来人口的管理服务已经成为村“两委”迫切要解决的重大课题。

  依靠流动党员管好流动群体的办法,迅速在“人口倒挂”现象普遍的江桥镇推广开来。如今,16个村全部建立了新村民党支部,还有10个居民区试点建立新居民党支部。镇党委副书记魏晓栋认为:“在流动党员集中生活区创新建立新村民(居民)党支部,不但有效破解了流动党员管理难题,通过他们发挥作用,还促进了整个区域的和谐发展,是流动人口导入区党建工作的可学之策。”

  (中国组织人事报记者 刘云)

【责任编辑:蔡晨烨】
领导活动
政策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