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福州党建 >> 经验交流 >> 他山之石 >> 正文

三问“村改居”社区党支部

2013-09-18 10:21:27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江欣苑社区党委组织民间艺术家现场为居民们展示精湛技艺。资料图片

 
  在武汉市汉阳区墨水湖之滨,有段为人津津乐道的往事。昔日的一个小渔村,摇身一变,成了武汉市新兴最大规模的农民还建社区——江欣苑。
 
  洗脚上楼容易,由村民变居民难。这儿的村民世世代代以种田捕鱼为生,再不会旁的营生。江欣苑社区党支部是怎么带领党员群众,使这个城郊村实现了村改居的梦想呢?请随记者走进江欣苑的故事,一同感受这里的喜人转变。
 
  从渔村搬进高楼,咋适应?
 
  故事要从六年前说起。2007年7月,武汉市汉阳区江堤街第一批失地农民,陆续入住拆迁农民安置小区江欣苑一期。街道党委委托时任渔业村党支部书记胡明荣挑梁把小区管起来。
 
  村民变居民,可不是简简单单洗脚上楼了事。搬进了楼房,农村的生活习惯可一点儿没变。勤扒苦做惯了,富日子也要当成穷日子过,村民们什么都舍不得扔。所有的家伙事儿全搬进了新家,好比渔网、石磨、木犁、耙、蓑衣、粪桶、油篓,就连看家的狗、耕地的牛都不落下。农具就胡乱堆在楼道里,绑在窗台上。生活垃圾随处乱扔,高空抛物比比皆是。那时候提起江欣苑,汉阳人不由自主都要皱起眉头。
 
  虽说居民的房屋已被拆,但土地还没有全部被征收。因此牛和生产资料还需要地方圈养、存放。支部一方面找新区公司协商,请他们专门辟出一块地,盖起简易仓库,以解燃眉之急。同时,他们挨家挨户做工作,进行拉网式“卫生扫盲”。
 
  下面这番话,从书记到支委,不知重复了多少遍——
 
  “这些杂物堆在楼道里,上下楼进出多不方便,万一老人孩子在这绊倒了,您不得承担责任呀?”
 
  “马上就端午了,您家的新女婿或是没过门的新媳妇上家来吃饭,乱糟糟的看着多没面子呀?”
 
  “这破衣烂衫,只怕您这辈子都不会再上身了,堆在这儿既不卫生又难看,您这是何苦呢?”
 
  苦口婆心一通劝,小区环境大为改观。就这样软磨硬泡,前前后后拖走了几百车垃圾,社区面貌从此焕然一新。
 
  2009年12月20日,江欣苑社区正式挂牌成立。汉阳区原江堤街渔业村、向阳村、太山村、界牌村、沟咀村等地一大批拆迁农户入住社区。渔业村的入住人口占社区总人口的10%。怎样让这些“外来”人口真正融入社区大家庭,又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支部班子成员每天总是早早就来到社区,四处转转,和居民拉家常。别说,还真发现了不少问题——
 
  一楼采光略差,晾晒衣物不方便。讲究点的人家,就在门前树两根杆子,扯一根绳;马虎点的人家,直接就搭在树木花草上了事。
 
  大爷大妈买菜回来,气喘吁吁爬不动楼,就在花坛边席地而坐,歇歇腿、缓口气。
 
  业余时间无从打发,居民们要么三五成群坐在草坪上“斗地主”,要么就在门栋前支张桌子搓麻将,吆五喝六声不绝于耳。
 
  这样下去可怎么行?经过商议,社区从原渔业村的集体资产里掏出几百万元,完善了小区的基础设施。纳凉亭、长椅、晾衣竿、健身器材……服务设施,一应俱全。同时,根据居民代表大会上的决议,社区自筹资金新建了4700平方米集党务、居务、服务、商务、事务“五务合一”的党员群众服务中心,极大地扩展了文化休闲功能,社区大舞台、休闲棋牌室、文化图书室、健身运动馆等一应俱全。
 
  现在的江欣苑,周周有安排,天天有活动,党员群众服务中心成为群众自娱自乐、自我管理、享受生活的平台,成为群众“发展离不开、生活离不开、感情离不开”的第二个“家”。

  集体富了,钱怎么花?
 
  1772.8万元——这是渔业村征地下来的第一批补偿款。这笔钱该怎么花?很多人都说:“当然是按人头分掉!反正以后也没渔业村了,把钱留下来干嘛?还不如分钱,以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为这事,三天两头老有人跑去村部闹事。这天,村民韩某冲进村支书办公室,跳上办公桌,跷起二郎腿,就恶声恶气地骂开了:“先前你为村里做了蛮多好事,是我们的功臣。但是,这钱你要是不肯分,你就是村子的叛徒,休想有好日子过!这书记的位子,怕是也该换我来坐坐了。”
 
  胡明荣“嘿嘿”一笑,说:“你这儿子伢刚从‘号子’出来,还不是党员,坐不了书记的位子。还是趁早回去好好做人,争取先入党再说。”
 
  “算你狠!”韩某见胡明荣不吃这套,恨恨地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两委会上,胡明荣当众表态:“这笔钱不能分!”大家看她挺有主意,就追问理由。胡明荣解释:“村集体还有负债,得先还清,才能清清白白做人。村子不在了,地没了,可村里的人还在,班子还得为他们打算,只有发展集体实业,才能让他们有事干、有钱赚。”
 
  就这样,支部内部率先将思想统一了起来。在支部牵头下,渔业村对集体资产进行了股份制改造,40%资产留作公司发展本金,60%资产化作股份,量化分配给所有成年村民,股份可以继承。
 
  为了让大家心服口服,支部出台了一系列股权计算办法:基础分5分,村龄每年0.3分,高中、中专文凭0.3分,大专、党校文凭0.5分,计划生育0.5分,在部队立功1分……这拉拉杂杂一大串规则,不是细心人,还真干不了。这分,说白了就是钱,关系到村民切身利益,不容有失。
 
  这就不能不提到支部委员张宝珍。这位面皮白净的外乡媳妇,做起事来麻溜爽利,自告奋勇承担起“核分”这项任务。虽然相关政策文件都送达各户了,但还是少不了有疑问的村民。遇到这种情况,张宝珍总是拿出文件,笑呵呵地跟人解释。
 
  比如,有人问起:“宝珍,我和那孙家媳妇同年嫁到渔业村,凭什么她比我村龄长呀?”她就会现身说法道:“您看,文件上写得明明白白,外来村民村龄从户口进来的那年算起。就拿我来说,1989年嫁过来,1996年户口才进村,我就得按着1996年算。”
 
  吃饭不香,睡觉不安。那阵子,张宝珍满脑子都是全村425名股民的档案。所幸,经过三榜公示,村民签字画押,这项工作成功告一段落。
  有了启动资金,武汉龙洲置业有限公司、龙洲房地产开发公司、龙洲物业管理公司、龙洲建筑公司、龙洲礼仪贺喜公司相继成立,发展得有声有色。用企业模式发展集体经济的路子,算是走对了!
 
  “社保、医保、养老保险,三险俱全。过节费、降温费、取暖费,一样不缺。月有生活费,年底有分红。不瞒你说,一年到头,我们老渔业村的人平均能拿4万块钱,是各个还迁村里最多的!”居民黄爹爹一边摇着蒲扇,一边乐呵呵算起了账。
 
  村民变居民,怎么谋出路?
 
  没了农田、渔网,有了股份分红,这就能算是市民、居民了吗?对于江欣苑党支部而言,还真是个问题。
 
  这天,有个小伙子边接手机边急急忙忙往楼下跑,一不留神,撞在楼前的晾衣竿上,撞得头破血流,送去医院缝了十几针。
 
  支部副书记陈玉来听闻后,赶忙上门探望,和他家人拉起了家常。小伙子的父亲没拿他当外人,随口说道:“唉,儿子媳妇都没工作,全靠我们老两口的分红过日子。这一下子又搭进去几百块,心疼!”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陈玉来沉吟半晌,诚恳地说:“老哥,信得过我,我们就互相留个电话,我负责给孩子找个工作。”
 
  这老哥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这样的好事?我可不是你们渔业村的人啊,你还这样帮我们?”陈玉来笑着说,“只要是江欣苑的人,我们党支部都要帮,还要尽最大努力帮!”很快,陈玉来帮助小伙子联系到龙洲物业公司工作,他干得很带劲,家人也很欣慰。
 
  怎样才能给大家多提供些家门口的就业机会呢?渔业村靠水吃水,舞龙文化盛行。不过这里的龙与众不同,龙头高近5米,故名“高龙”。龙头、龙身、龙尾,呈切割式结构,舞起来更具难度。“高龙”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一度几近失传。胡明荣有了主意,可以利用当地民间文化发展文化产业呀!
 
  说干就干,经过多方联系,高龙、汉绣、江汉平原皮影戏、荆州铅锡刻镂、阳新布贴等53个省市级非遗项目纷纷入驻社区。社区为传承人提供工作室场地,传承人则免费指导有兴趣的居民学习技能。这条文化街还吸引了远近游客前来参观游览,其中不乏外国友人。
 
  支部成员深知,要想让失地农民真正成为市民,必须让大家有事情做。为此,社区全面推行党员带动就业、带动创业、带动致富“三带”活动。依托龙洲置业公司建立创业就业培训基地,开办电脑技能、家政服务、园林绿化、高龙制作等培训班,帮助大家掌握一技之长。几年来,社区先后帮助2000多人就业,率先在汉阳区建成无零就业家庭社区。
 
  去年,随着党组织力量的增强,江欣苑社区党组织由支部升格为党委,现辖6个党支部,共有458名党员。
【责任编辑:林少斌】
领导活动
政策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