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福州党建 >> 经验交流 >> 理论研究 >> 正文

落实八项规定没有回头路

2014-01-14 20:57:46   来源:《瞭望》

  八项规定在基层落实程度不一,有的“无条件”执行,有的“有条件”执行;有的干部执行较好,有的干部则敷衍了事,还有的甚至搞变通、走形式,有的顽疾仍雷打不动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一年来,有效遏制了各种不良风气的下滑趋势,社会正能量大大提升,各级干部自律意识迅速增强,带动社会逐渐形成尚俭之风。

  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期在一些地方调研发现,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八项规定在基层落实程度还不一,有的干部仍存观望心态,有的地区和部门仍存在贯彻落实过程中搞变通和形式主义等问题,有的地方检查评比、文山会海等顽疾仍然雷打不动。

  基层干部群众认为,这些行为虽属少数,却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影响了八项规定的实施效果,有损党的执政形象及权威,应予坚决遏制。

  逢节吃请送礼又抬头

  本刊记者走访中发现,2013年12月以来,请客送礼、团拜吃请等歪风在一些地方有所抬头,只是方式、地点更加隐蔽。

  外地“跑部进京”现象仍存。东部某地级市“驻京办”负责人告诉记者,最近一段时间,市里领导来京次数明显增加。虽大都有“经贸洽谈”、“招商签约”等之名,但主要任务还是对相关部委进行攻关,或为了加速项目审批,或为了落实资金拨付。“饭局必不可少,但会安排在一些僻静的会所和饭店。根据不同情况,还要塞一些红包,有时候是现金,有时候是卡。”

  由于公务活动太多,一些基层的接待压力依然较大。记者近期在贵州一个乡政府食堂看到,临近中午,食堂提供流水席工作餐,一桌10个菜左右,菜品大都是辣椒炒肉、熏肉、萝卜、白菜等地方家常菜。食堂只有两三张桌子,可当天公务接待有十多拨人,需要错时吃饭。一位当地乡干部说,尽管公务用餐的标准降低了,但监督检查、领导调研、学习交流等公务活动太多,财政接待压力甚大。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0月31日,全国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7380件、19896人,其中乡科级16259件、19092人。多位受访基层干部说,一年来,纪检部门查处的违反八项规定的案件绝大多数来自基层,处理的也多是基层干部,但“有些问题在基层,根子则在上面”,期盼上下一起抓落实。

  基层落实程度参差不齐

  本刊记者走访发现,八项规定在基层落实程度不一,有的“无条件”执行,有的“有条件”执行;有的干部执行较好,也有少数干部敷衍了事。采访中,一些基层干部仍存有观望心态。

  “严禁公款大吃大喝”、“不张贴悬挂标语横幅”等规定落实较好。曾拥有三家分店的翅港大酒店是石家庄档次最高的饭店之一,老板赵总告诉记者:“八项规定出台一年,我亏损1000多万元,但我打心眼里高兴。现在的干部确实好多了,奢靡铺张之风大大减少。不仅干部得解脱,家属也高兴。”南京师范大学一位中层干部说,以前开会要拉横幅、摆鲜花,多安排在酒店,现在借个教室就开了,比较简单。

  对“不安排宴请”、“改进新闻报道”等规定执行力的强弱,与当地领导的觉悟直接相关。江苏一位县委办主任说,当地盛产龙虾,上级领导来视察,不上龙虾说不过去,上了龙虾又超标,“如果领导有明确态度还好办,就怕领导不表态,基层接待就会很纠结。”

  河北一家党报的工作人员表示,改进领导干部的新闻报道,媒体自己说了不算,主要取决于领导的态度。记者查阅数家党报发现,从2013年12月1日到10日,头版新闻报道仍基本以领导活动为主。

  多位受访基层干部反映,落实八项规定,党政机关主要领导和班子成员执行较好,但部门领导和副职干部执行力度较弱。山西一位处级干部说,落实八项规定需要领导以身作则,但不能只靠少数部门、少数主要领导带头示范。现在,大家都盯着财政、发改、交通等“权力大、油水足”的部门,计生、环保等部门没人关注,吃喝的空间反而增大了。

  值得注意的是,个别干部敷衍了事,应付之风时现。记者在基层走访发现,个别干部片面认为,特权少了,福利减了,压力大了,不如不干。因此敷衍了事,“不担当,不干事,不表态”,以不违反规定为原则,“虚话套话张嘴就来,正事实事不干。”

  警惕搞变通走形式

  本刊记者调研发现,以变通方式落实八项规定,新的形式主义及新浪费现象或多或少地仍然存在。

  送礼仍然潜流暗涌。“可送可不送的不送了,必须送的还是要送。”最近,北方某市一位副厅级干部被双规,办案人员从其家中搜出数公斤黄金和数量可观的现金。本刊记者调研发现,八项规定实施以来,送会员卡、消费卡、土特产等行为大为遏制,但在一些地方,送礼之风仍暗流涌动,但在送礼的方式、内容上搞起了变通。不让送卡和土特产,就直接送现金甚至黄金;知道纪检人员在单位门口严查,就改送到小区或家里。

  “私房菜馆”隐身居民小区。本刊记者在湖南某地采访时了解到,一居民小区几户闲置住宅被人租去搞所谓“私房菜馆”,因常有客人彻夜饮酒高歌,激起了业主们的反感。

  河北、山西等地的多位餐饮业人士反映,现在大饭店式微、小饭店很火,“私房菜”等盛行,个别高档饭店搞起了上门服务。有的人利用自购房或租借商务区闲置房屋,稍做装修,改成精致的“私房菜馆”,高薪聘请高档厨师,虽以家常菜为主,外配三两个高档菜品,价格也不菲,官员、老板仍是主要客源。相对于宾馆饭店、高档会所,这些菜馆隐身于居民小区,不挂牌子,只接待熟客,使得公务人员吃喝行为更为隐蔽。

  婚丧嫁娶“化整为零”。八项规定实施以来,湖南、山西、河北等地集中开展了整治党员干部婚丧嫁娶大操大办之风的活动,并对其申请程序、规模等进行了详细规定。但记者调研发现,仍有人搞变通,最典型的招数是“化整为零”。2013年9月,山西省芮城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梁永安在其女婚嫁事宜中大操大办被纪检部门查办。嫁女之前,梁永安向县纪委申报了25桌婚宴,正式嫁女时虽没超标,但其提前几天便开始待客,每天都在二三十桌。

  办公用房“换新不扔旧”。本刊记者在中部一些县区采访发现,各地办公用房清理正在进行中,办公用房改造也在进行,有的将一间办公室中间重新垒墙,硬性隔为两间;有的重新掏门装窗。受访基层干部反映,有的领导干部在腾退办公用房时,明里搬到了小办公室办公,实际上是将原来的“大办(公室)小卧(室)”倒腾成了现在的“小办大卧”。

  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贾桂梓说,一些地方在办公用房腾退过程中会产生新的浪费。比如,在一些县区,书记、县长等主要领导按标准搬到了小办公室办公,可原来的大办公室仍空置留用。这既会产生浪费,又可能会造成政策落实上的反弹。

  河北一位干部告诉记者,办公用房腾退整合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需要进行一些必要的装门搭窗、垒墙拉线等改修工程,这笔费用需要防止浪费,千万不要借机搞超标装修。比如,某单位在办公用房清理过程中,若按要求来,必须重新申请上千万元装修经费。

  此外,受访干部群众还反映,在一些单位,每个部门、每层楼都有会议室,但很多会议室往往使用率不高。

  “偷着用、暗着用”、“私家车、公家油”,治理公车消费仍有反弹。记者在走访中发现,高压打击下,公车私用现象有所遏制,但仍时有反弹。南京一位事业单位司机说,上有规定管着,下有群众盯着,明目张胆公车私用的现象几乎没有了,但偷着用、暗着用的现象仍然突出。不在消费场所停车、用两三个套牌遮掩、领导随接随走……这些暗招成为公车司机们遵循的新行规。受访基层干部反映,有的领导干部按照中央规定不再配备专车,开私家车的情况增多,但很多是“私家车、公家油”,还有的采取一车多牌,公事用“公牌”,私事套“民牌”,实际上还花公家钱。

  公款报销仍有漏洞。八项规定出台以来,与公款消费联系紧密的高端消费业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但本刊记者调查发现,仍有“顶风作案”者,寻找报销制度漏洞,借公款之名行浪费之实。

  本刊记者在上海一些高档商场实地走访时发现,多数奢侈品品牌表示发票只能开礼品或具体品名,但仍有一些品牌在为公款报销开“方便之门”搞猫腻。

  例如,某瑞士著名手表品牌专卖店工作人员说,如果想要报销,发票可以开成“维修费”或者“配件”,抬头是“某某商业有限公司”,肯定可以入账。“我们的许多客人都有要入账的需求,这么开一直可以报销。”

  而另一家名表店的工作人员说,发票上可选择只写一串型号,看不出来是什么产品;如果仍无法报销,还可以开增值税发票,名目写“计时器”,抬头是“某某贸易公司”。

  本刊记者了解到,“八项规定”出台后,不少国际奢侈品品牌开始陆续内部发通知,要求不准乱开发票。“实际上卖什么产品开什么发票是国际惯例,只不过中国客户有特殊要求,一些大品牌也就‘随行就市’,大量开出‘礼品’甚至‘办公用品’等发票,以方便单位公款报销”,一位奢侈品销售业内人士说。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腕表业内人士马小姐说,八项规定出台后,对国内高档腕表市场的影响显著,男士腕表下降最明显,因为这是公款送礼最集中的消费点之一。“中低档腕表产品与用于收藏的超高档产品,市场几乎没有影响,而以往比较活跃的五六万至十多万元的产品,受到的冲击最明显。”

  某大型国有企业分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往奢侈品是企业向领导或相关方面送礼最常见的选择,而且开票很讲究,开成“礼品”容易公款报销,开成“办公用品”就更神不知、鬼不觉,而且一些大企业还有“三产”,“这些发票一般不在全民所有制企业里报销,而是在下属集体所有制单位报销,走账更容易。”

  部分顽疾仍雷打不动

  一些党风方面的顽疾在基层还是雷打不动,让基层干部苦不堪言。

  首先,文山会海仍未根本扭转,空话套话仍然不少。多位受访县乡干部说,八项规定出台后,中央和省里的会议减少了很多,会风出现积极变化,但基层会议仍然很多,平均每天至少要参加两个会,一周十几个不成问题,加上自己组织的小型协调会就更多了。“有的会有用,有的纯粹是虚的,特别是有些大会,基本上是重形式。”

  会议顽疾仍让基层干部感到疲于应付。多地受访基层干部反映,县里每个部门开会,大多要求乡镇一把手参加,表面上体现了重视,但天天开会,哪还有时间处理乡里工作?有的干部反映,传达上级精神很有必要,但不能简单地以会议落实会议,或是空泛地“念文件”。

  其次,新闻报道依然围着主要领导转。“地方党报党刊围着领导转的八股写作之风一如从前,不想看,没法看”,多位基层干部说,有的地方领导仍热衷于在电视报刊上出风头。山西一些县区的内部报刊、电视台和政府网站,往往成为各个县领导的“报道合集”,少见来自基层群众的声音。

  三是,各类检查评比依然较多,基层不堪重负。临近2013年年终岁尾时,多位受访社区干部反映,虽有八项规定,但上级党政部门的各种考核、检查验收活动仍在逐渐增多。河北一位乡镇干部表示,以前市里的考评只针对县里,如今直接考评到乡镇,进行全市乡镇大排名,逼得乡镇干部也要往市里跑。乡镇、社区干部还反映,目前对基层的考核指标依然繁多,有些地方仅一票否决的项目就达十项左右。

  受访专家提醒,历史经验表明,一项制度严格执行一段时间后,若力度减弱或不了了之,往往会出现“报复性反弹”。采访中,山西省委党校教授郑延涛、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吴亦明等研究者认为,落实八项规定没有回头路,必须一竿子戳到底。对于当前出现的新苗头、新问题,应高度重视、及时防堵,推动八项规定落实不断细化、深化。

  强力清扫“官场雾霾”

  “没想到落实力度这么大”,这是《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期间听到基层干部说得最多的话。基层干部普遍反映,一年来,八项规定不断丰富完善,从八条“高压线”变成一张“高压电网”,倒逼党政干部切实转变思想理念,改进工作作风。

  一年间,中央领导率先垂范,层层跟进因地制宜施策。采访中,河北保定、邯郸多位县级干部认为,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集体,不但强调领导带头,而且身先士卒,言出必诺,锲而不舍。一年来,从中央部委到各地各部门纷纷跟进,一系列新规定新举措横空出世,打出了一套环环相扣、持续发力的“组合拳”,整顿群众强烈不满的不良风气,一股简朴务实的政务新风扑面而来。

  一年间,从抓具体事件入手,建立刚性约束机制,强力推进政风改善。一年来,细化八项规定的政策措施不断出台:各级党政机关5年内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坚决刹住中秋国庆期间公款送礼等不正之风;出台会议费管理新规,狠刹会议费支出;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严禁元旦春节期间用公款购买赠送烟花爆竹、烟酒、花卉、食品等年货节礼;发布实施《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对公务接待管理、党政干部带头推动殡葬改革、带头禁烟等提出明确要求,等等。一系列新规“以严以细立威”,对于容易钻空子的环节,在律令的制定上下“细功夫”,不留灰色空间,对公职人员的行为规范明确画出不敢碰、不能碰、不想碰的制度“红线”。

  一年间,强化查处机制和社会监督,以高压态势遏止侥幸和观望之风。“吃顿大餐,进回娱乐场所等就能丢掉乌纱帽,在今天已不奇怪。”中央纪委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3年10月31日,各地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共计17380起,处理19896人。处理近2万名干部的背后,是对公款浪费、奢靡腐败等官场顽疾的重拳震慑。同时,党内和社会监督层层加力,从中纪委、中组部到各地纷纷开通举报热线、网络监督等,少数不法干部的违规违法风险率不断提高。

  制度建设需提高可操作性

  在《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中,多位受访基层干部认为,将具体化问题逐项制度化,才能坚决遏止住在规定执行中搞变通、走形式。应像严禁送贺卡、商务卡、月饼等规定一样,对于群众反感的官场不良现象,如奢侈性职务消费、影响力腐败、吃空饷等,发现一个问题出台一项措施,让干部群众知晓、改正、监督。

  多位受访基层人士建议,一年来中央和各地屡出新措,但更应提高规章制度的可操作性,否则就有可能流于形式。

  一方面,个别政策可操作性有欠缺。以《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办法》为例,河北、山西多位基层干部说,如果完全按标准施行,恐怕基层就没有接待开支了,这是好事。但是,只对请吃方问责,本身欠科学,基层干部也不想大吃大喝,但上边领导来了,喝不喝、喝多少,送不送、怎么送,他们不敢擅自做主,怕得罪上级。因此,严管吃喝腐败,不仅要问责“请吃”的人,更需对接受吃请的干部问责。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另一方面,要防止政策“一刀切”带来执行难。以车改为例,受访基层干部认为,车改不能一刀切,否则易形成新一轮官僚化。“地区、部门的分工等不同,用车情况不同,一刀切容易使干部攀比着远离工矿农村,一杯茶一张报等现象可能反弹。”受访干部认为,公车改革必做“减法”,但如何取消公务用车牵动基层各级干部神经。

  再以腾退办公用房为例,中部一地级市的纪委书记坦言,同样是处级干部,在省直厅局,9平方米的办公室就够用了,但一些县区的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每天处理的事情要多得多,有的甚至超过厅级干部,9平方米的办公室就不能满足工作需求,“不顾岗位需求,按照一刀切的办法硬性清退,就容易产生新的形式主义。”

  究其根源,不良风气根子还是“干部有权、办事很难”。受访研究者认为,这几年以行政审批改革为主的行政体制改革取得了很大进展,但仍远远不够,有的应该放权的职能部门仍舍不得放,这就会造成“拜码头”等现象。

  江苏北部一位镇长说,政策、资金大都集中在上级部门,如何分配这些资源,没有明确的规则和透明的决策,“八项规定管住了干部的手和嘴,但大家都在争项目、争资金,你不送不吃,项目资金凭什么给你?”

  受访基层干部、专家期待,大吃大喝等问题管住了,对于八项规定的落实能够进一步由表及里、步步深化,特别是减少行政审批,进一步梳理权力清单,建立权力顺畅运行的机制,建立良性用人机制,使党风政风发生根本变化。

  此外,受访研究者和干部还建议,还要逐步转变官场上讲究人情往来的传统习俗,清除“不让吃喝就没法交流感情”、“不让吃喝影响招商引资”、“不送礼办不成事”等错误观念,以党的良好风气带动社会风气转变。

  (作者为凌军辉 杨守勇 晏国政 陆文军 周琳)

【责任编辑:蔡晨烨】
领导活动
政策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