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福州党建 >> 经验交流 >> 理论研究 >> 正文

服务需求如何实起来

2013-10-15 21:02:19   来源:共产党员网

  河南社旗服务手册进农家(人民视觉)

  党的十八大提出,“以服务群众、做群众工作为主要任务,加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基层服务型党组织怎么建设,这是一个时代课题,也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总结。从今天起,本报推出系列报道,把视线聚焦在服务需求如何“实”起来、服务队伍如何“强”起来、服务平台如何“亮”起来、服务质量如何“优”起来、服务方式如何“新”起来、服务评价如何“真”起来等问题,以期进一步深化对加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认识,推动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实践。

  ——编 者

  贵州遵义

    群众“点菜” 党组织“下厨”

  10月5日下午,贵州遵义市凤冈县永和镇杉树坝村民组的会议室里,村民代表集体诉求会正在热烈地进行着。“村里现在路修好了,我们准备成立合作社,大家一起致富。”村支书练世晖在自己的记录本上写下了大家的期盼。

  这是遵义市在加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中,积极了解群众诉求,努力做到“群众点菜,党组织下厨”的一个缩影。杉树坝村民组地处偏远、农户分散,农村公路是制约全镇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是当地村民致富的“拦路虎”。2012年12月,该组召开议事会商讨群众集资相关事项,得到村民们的积极响应。会后,村“两委”积极向上争取“一事一议”财政奖补政策。在镇村两级的努力下,2013年1月,该组硬化路动工,切实解决了群众“行路难”、“出行难”和“致富难”。

  从2008年起,遵义市在服务型党组织创建活动中,坚持以搭建县(区、市)党务服务中心、乡镇(街道)党务政务综合服务中心、村(社区)党员群众综合服务站、片区党员便民服务点的“四级网络”作为创建平台,实现基层党组织服务功能、服务能力、民主水平、工作水平和群众满意程度的“五个提升”。

  遵义县组织广大党员干部深入农村,进村入户与群众交心谈心,问计于民、问政于民、问需于民,为群众生产发展出谋、生活难题出招,加深了党员干部与群众的感情。该县还在各服务中心(站、点)建立群众需求信息反馈台账,每天对群众反馈的意见进行梳理,按照“一个问题一名干部负责”的办法进行跟踪服务,建立问题解决销号制度,做到问题不解决不销号。

  “我前些年经济条件较差,在村党总支帮助下,现在每年仅种大葱这一块,纯收入就有4万多元。”遵义县三合镇长青村石桥组党员张国平高兴地说。长青村通过村两委和当地党员能人带头,利用现代信息技术为农民提供技术、市场等服务,建成了蔬菜专业村,全村农民年人均纯收入6000余元。“我们创建服务型党组织就是根据党员群众要求,解决他们急需解决的问题,让他们得到比以前更多的实惠。”长青村党支部书记吴溪说。

  赤水市在创建服务型基层党组织之初,就明确提出“三服务”的落脚点在于服务发展,根本点在于让群众增收。现在的赤水,上上下下都呈现出了主动找项目、鼓励上项目、动态扶项目的场景;人们看到的是创业带富优惠政策的落实。

  正安县通过把农村中的党代表、骨干党员、党员致富带头人、离任村干等选聘为“党群连心户”,建立健全县、乡、村、组、户5级服务平台,打破传统的行政区域划分服务范围,实行跨组、村乃至跨乡(镇)服务,实现服务型党组织在村民小组(居民小区)、企业的组织再拓展、功能再延伸、服务再深化。全县2983户“党群连心户”联系群众45000余户,实现了党员服务群众全覆盖、无缝隙。“党群连心户”上门服务、走访群众12.7万余人次,民事代办11.6万余件。

  山东诸城

  网格化服务更“精准”

  想办低保手续,该找谁,该走什么流程?在山东诸城市枳沟镇徐家沟村,60岁的李志欣老人没少为这事发过愁。就在这时候,杨家洼社区服务中心主任刘辉主动找上门来,没多长时间就帮李志欣办好了低保手续,而且还把老人患病的儿女送到了医院,连同住院费一并报销完毕。老人高兴地说:“多亏了社区的同志,帮俺解决了大难题!”

  建设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先得知道群众有什么需求。从今年3月开始,诸城市在已有社区的基础上,推进公共服务再细化。全市235个城乡社区作为一级网格,社区所辖的自然村为二级网格,自然村内每30户左右为一个三级网格,并设立大多由村干部担任的网格长。他们通过统一配备的“民情通”手机终端,将群众诉求直接上报到市社会管理服务中心,随后分流到相关单位办理。

  李志欣老人的困难得以及时化解,正是“网格化”发挥了作用。今年8月,徐家沟村的网格长徐辉通过“民情通”向市社会管理服务中心反映了情况。市里的反馈信息还没下来,刘辉就通过系统联网了解了所有的情况。

  诸城市委提出:发挥干部的主体作用,使其融入群众中去,是做好群众工作的前提。早在2011年,诸城市就着手建立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按照人均联系服务30个左右居户的原则,镇街干部自行安排联系服务;市直部门单位干部职工按照人均联系服务10个左右居户的原则,由市里统一安排结对联系;市级领导按照人均8个居户的原则,重点对困难户、老党员结对联系服务。截至目前,诸城市1.4万名干部职工与32万城乡居户结对建立了联系服务,形成了覆盖到每一个自然人的联系服务工作机制。

  以联户人员联系服务的居户为单元,诸城市将全市划分成14000多个小网格,并把这些小网格作为联户人员的群众工作责任区。联户干部每季度要至少到居户家中进行一次联系服务(困难居户每月至少一次);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要在每月的第二个周六到所联系的社区开展“领导干部基层群众工作日”。

  为提高工作规范化水平,诸城市统一印制了联系服务卡、民情实录本和民情台账本。联户干部每走访一户,要做到家庭情况、困难问题、致富愿望、矛盾纠纷、意见建议“五必问”。对群众提出的各类困难问题,联户干部要及时协调解决;个人不能解决的,录入单位民情台账;单位也难以协调解决的,上报录入全市总台账统筹解决。

  通过一个个网格和干部联户制度,诸城市目前已收集群众需求类诉求17.8万多件。按生活保障、劳动就业、生产经营等六大类进行梳理后,全市群众需求诉求信息总台账建立起来,使得服务群众“有的放矢”。

  江西萍乡

  “入户结亲”了解民情

  “干部入户就像走亲戚,真正了解了我们的难处。”江西萍乡市上栗县杨岐乡贫困户肖忠德在拿到乡党委书记王均洪送来的资助款后,含着热泪说。今年7月,王均洪在入户时了解到,肖忠德因车祸失去劳动力,家中负担很重。得知老肖家的困难后,王均洪自己从工资中拿出300元钱,又联系团县委资助老肖儿子5000元学费。

  今年6月,萍乡市启动“学先进、转作风、强服务、促发展”活动,要求在联系群众上下功夫,提出“入户结亲”活动,要求全市各级党政机关党员、干部了解群众需求,直接联系服务群众,收集了解群众的需求,为加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提供平台。

  杨岐乡将全乡划分为四个党建区域、18个村(林场)支部、79个联系片区,由全体科级干部、8个专职帮扶工作组和15个帮扶部门,共计100多名机关干部、762名村(社区)党员帮扶联系6556户群众,企业项目81个。驻村干部梁志刚在入户调查时了解到,从石岭、石源到乡政府开车都要45分钟,而且盘山公路崎岖,十分危险,两村的群众迫切希望将公路拉直。他将这一情况及时反馈到乡党委,乡里很快修通了这条公路。目前,有关部门正在立项,将这条土路修成水泥路。

  芦溪县上埠镇鸭塘村村民刘德贵了解到一店铺要转让,便在镇里开设的党群网络互动平台上发出求助信息,镇政府工作人员及时将店主和店铺的详情告知他,并协助联系店主。不久,刘德贵就盘下店铺开了个小超市,他感动地说:“感谢党群网络平台,这么快就帮我实现了返乡创业的心愿。”

  芦溪县乡两级成立了服务型基层党组织建设工作指挥协调中心,规范工作流程,使群众诉求办理实现“三个有”,即:诉求受理有系统,对收集到的群众诉求,能当场解决的当场解决,不能当场解决的录入电子服务平台予以受理,同时注明诉求人姓名、具体诉求事项、诉求承办干部姓名、联系方式、承办时限等内容;诉求处置有告知,对于已经受理的群众诉求,及时进行处置,用短信分三次告知诉求群众和承办人,让干部和群众知道群众诉求已经受理、由谁承办、办理时限并征求群众对办理工作的意见;诉求办理有流程,对于一般诉求由基层各乡各办提出办理意见,重大诉求由县、乡党政班子会讨论形成办理意见,需协调处理的报市、县指挥协调中心协调办理。

  安源区以4个城区街道为试点,将街道职能“下沉”,撤并民政、计生、司法和劳动保障等社会管理职能部门,在每个社区办公楼设立综合服务中心,将街道部分社会管理服务职能归入社区综合服务中心。每个中心下派3—5名机关干部,直接面对群众,了解群众诉求与意见。截至目前,4个街道共下派干部112名,设立社区综合服务中心31个,收集意见建议3654条,解决群众问题和诉求902个。安源区还通过网站、QQ群、热线电话,构筑了24小时畅通无阻的群众意见反馈渠道。全区11个镇等管委会均建立党员信息平台,开通便民热线、党员服务电话22条;社区开通服务“114”热线电话63条,村级组织开通便民热线52条,构筑了一条全覆盖、立体式的民意反馈渠道。

  河南社旗

  河南社旗服务手册进农家(见图)

  河南社旗县以打造服务型党组织为目标,组织258个村支部印制了3万多册便民服务手册,分发给乡村农户,使村民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快捷的便民贴心服务。图为日前在社旗县苗店镇便民服务大厅,一位党员在向前来咨询土地流转程序的王大娘(左二)介绍包村干部的联系电话。王大娘高兴地说:“一册在手,省时、省心,办理啥事再也不用跑来跑去到处咨询了!”

【责任编辑:蔡晨烨】
领导活动
政策文件